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韩国终于给了《杀人回忆》一个完整的结局!

发布日期:2021-09-24 13:32   来源:未知   阅读:

  最近被爆出的韩国司法事件一直都有些脱离正常人的逻辑范畴,事件的发展总有着影视剧那种强烈反转的变化态势,永远无法用正规法理和逻辑来衡量。很多时候,国人认为“人生如戏”的笑谈,在韩国总会产生“现实生活比戏剧更荒谬”的现实主义魔幻题材的感觉!

  继今年前半年轰轰烈烈开张,那架势准备全面洗牌娱乐圈,到最后却秋毫不犯就偃旗息鼓的“李胜利事件”,到年中的“素媛案罪犯真容暴露”的万民歌颂。再到如今,被尘封数十年的京畿道华城连环杀人案凶手浮出水面的新闻,今年韩国司法界的新闻,已经足以凑出一部堪称年度最佳律政反转类型剧的电视连续剧。

  京畿道华城连环杀人案,作为韩国悬而未决的三大悬案之首,在2003年,就被现实主义导演奉俊昊拿来展现了一番。而且当年初生牛犊的奉俊昊,用与其年龄极不相符的老练、冷静、沉稳的手法,将整个故事赋予了普通刑侦悬疑题材无法企及的高度,到如今,依旧是韩国现代电影不可抹杀的一号杰作。玄机爆特肖

  虽然今年法国戛纳电影节,奉俊昊与宋康昊这对老搭档,用描绘社会阶层分化,贫富悬殊造成的社会矛盾日渐尖锐为主题的现实魔幻主义题材《寄生虫》,勇夺金棕榈大奖,成为韩国电影近百年来国际最高奖赏。

  《寄生虫》是当代韩国贫富阶层相对固化的一则寓言,将现实魔幻化的展现出来,用虫类来比拟如今的几大阶层的现实生活状态,魔幻现实主义的讽刺了如今韩国那失衡的经济架构和人们的生活状态。

  但是,《寄生虫》讽刺和隐喻的过于明显,明显就是为了迎合法国戛纳电影节评委会的审美,为了向金棕榈奖妥协,而流于刻意。所以,迄今为止,奉俊昊最好的作品还是当年那部伤人于无形的《杀人回忆》。

  《杀人回忆》根据京畿道华城连环杀人案真人真事改编。整个连环杀人案从1986年到1991年持续了4年零7个月时间,其中受害者10人,仅一位幸存者。

  受害者皆为女性,被罪犯绑架,强奸之后杀死。罪犯作案手法老道而隐蔽,加上警方的追查制度与侦查手段的不健全,就算是美国FBI支援分析现场遗留下的嫌疑人DNA,追查多年依旧无法确认抓获最终凶手。

  奉俊昊将这一真实事件搬上大银幕之时,韩国民众已经被折磨得太久,甚至于开始故意淡忘这样的事件来获得活下去的勇气。为此,奉俊昊超脱出整个杀人事件的范畴,将这个系列案件作为引线,串联起来的,是那个时代最想要忘记的一幕。

  幕起,光现,却不是案发现场的惨状,反而是连绵起伏的金黄色稻田里,一个懵懂憨厚的孩子对于一直蝈蝈的专注。而后,金黄色暖光里,天真无邪的孩子追着在这朴警探的破旧拖拉机,在田埂上悠然前行。

  《杀人回忆》用近乎于梦幻的田园风光,却饱含着不事张扬的冷静。在展现了满目金黄的丰收景象之后,下一秒,朴警探就在一群少不更事的小孩子的围观下,仔细勘察排水渠里那具爬满虫子的女尸。金黄的稻田孕育着蓬勃的收获,路人却永远都不曾想到这一片优美之地隐藏着怎样深沉的罪恶。

  而后,例行公事的,朴警探对于案件心不在焉的侦查,就算是遇见如此恶劣的案件,他们乡镇警察依旧不熟练的使用着并不先进的工具,麻木的进行着程序化的侦查流程——写报告,盘问嫌疑人,给嫌疑人拍照建档,时间在一点一滴的过去,案件却毫无进展。

  直到遇见城里来的徐警官,在他热血和急躁的态度之下,反而激发了朴警官等人的好胜心,两股力量因为争强好胜而结合了起来,但是对于案件却没有实质性的推进——类似案件一直在发生,嫌疑人筛查过很多遍,得到的结论却是没有抓到凶手。而整个嫌疑人的排查与筛选过程,不仅仅向观众展现出当时韩国底层居民那混乱不堪的生活,而且因为过程的不顺利,反而激发出了更多对于案件的憎恨,甚至于,我们可以推断,对于嫌疑人的刑讯,激发出了本来案件凶手之外的模仿犯。

  最终的结果很让寻根究底的观众沮丧,因为他们想要的答案,剧情和导演意图都没有可能满足他们。现实生活里,也是到案件发生三十多年以后的如今,才在警方严密封锁嫌疑人信息的情况下,85556全年历吏图库114,被披露出凶手疑似落网!

  我们很难将《杀人回忆》归类于一般的悬疑刑事题材,因为里面探案的过程自身一个引线,其中串联起来的,是整个时代人们的生活状态。

  那个看似轰轰烈烈,实际上萧索贫瘠的乡村时期,每一个底层的居民都挣扎在一种朝不保夕的生存惶恐里。政局的混乱,公务人员办事效率的低下,导致的是底层情绪的不断酝酿。对于生活现状的不满在不断累积,可是又缺乏足够的上升空间,在被封闭的生活里,堆积起来的焦灼与无望累积到一定程度,就要寻找到合法渠道之外的方式寻求释放!

  于是有人将自己的兽性释放到了弱者身上,才造成杀人案连绵不绝。但是,警方的热切与急迫,对于底层居民私生活那种毫无底线的挖掘,在某些程度上反而起了激发的作用。

  在个人看来,导演的目光没有集中在凶手的身上,反而在隐晦的表达——任何一个人都可能被事态逼迫成下一个凶手!

  如同最后的重点嫌疑人小白,其实很可能就是一个被警方行为激怒,最后走上犯罪道路的典型。他仅仅是其中一个嫌疑人,却在警方的逼问之后,加上社会环境的不兼容,变成了模仿犯。所以最后重点描写的那一场在针对朴警官妻子和女学生二者选一的案件里,凶手已经不是最初犯案的人。最大可能,被怀疑的小白因为被冤屈,选择用模仿犯手法为自己洗脱嫌疑。

  《杀人回忆》的好处,在于用漫长的追寻与焦灼,最终还是回归到漫漫人生最常态的空茫上面。面对那些沉冤难雪的受害者,以及被整件事情打乱人生节奏的参与者和嫌疑者,它没有指责谁,也没有歌颂谁,自身用客观和警醒的镜头,绵密却毫无头绪的线索贯穿剧情,最终,却将一切归咎与世事无常与人生空茫。

  那是一场与生活漫长而无望的抗争。就如同那连绵不断的金黄色稻田,一年复一年的孕育出生机,却在其下,埋藏了无数人的绝望与腐烂。

  而现实与剧情一样,因为面对韩国法律那微妙的追诉期,这件案子很有可能被冷处理,变成一桩明知结果却依旧无法为受害者沉冤得雪的无头公案。

  就如同《素媛》里面那个最经典的桥段——伤害素媛的凶手当着父亲认罪,父亲激愤之下就算是拿起名牌可以让凶手当场伏法,可是,法律规定下,父亲却可能被以伤害罪入狱受刑。

  在法与情的相互冲突当中,就自然而然的形成了最原初的戏剧冲突,所以,在处理情与法的过程里,如何最大限度的完成受害者诉求的解决,是现代司法系统最应该优先考虑的问题。

  说到底,观众还是好奇的是——凶手到底长啥样。是穷凶极恶,还是面目狰狞,又或者是笑容猥琐?

  说到底,这样过于明显的外貌特征很大程度上不适用于这样潜伏多年的案件,毕竟,凶手能够在芸芸众生当中潜伏这么多年,长相或许真的如同电影最后,小女孩留给朴警探的那句话——也就是个普通人而已。

  这就是生活最吊诡之处,真实这样的普通人,才具有最大的迷惑性。他们不同于那些面目狰狞的人,让人具有防备感,所以更容易让人卸下对旁人的防备,更容易走入人们的安全方位,然后,露出最原始的样子,做出那些不可能让人接受的罪恶。

  《杀人回忆》里,奉俊昊展现的是一个时代所必然出现的案件,也揭示了整个案件不可能轻易被完结的社会根源。而在日新月异的现实里,观众在追问凶手“到底长什么样”的答案的同时,更应该关注的是,是什么让这些普普通通的人,变成了野兽。以及如何让身边所牵挂,所爱,所想要保护的人,免除被这些野兽侵害,伤害的可能性!



上一篇:《杀人回忆》原型被判刑一个“变态”养活了这么多部影视剧 下一篇:滨河帝城262m2装修效果图